新闻动态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古城大火究竟从哪灭起 因地制宜积极应对

2014-3-5 15:50:15      点击:
    讯 1月11日,云南独克宗古城遭遇大火,古城过火面积占核心保护区面积的17.81%,古城内的文物建筑损毁面积为2220.45平方米,占总损毁面积的3.7%;2013年3月,云南丽江古城突发火灾,烧毁民房107间;2013年4月,湖南凤凰古城发生火灾,由于消防通道狭窄无法迅速扑救,一栋及其内酒吧被彻底烧毁……在古城频频失火的背后,我们不禁要问:该如何才能让我们的古城远离火灾?

    “坐”在火堆上的古城

    几乎所有的古城火灾都“烧”出了相似的问题:电路老化、道路狭窄、消防设施落后……当木构建筑的古代“躯壳”与现代化设备“拧”在一起,各种隐患随即潜滋暗长。一位北京市的消防工作者告诉笔者:“历史街区的游客越来越多,烘托气氛的射灯、大功率照明灯,室温调节的空调器,除湿取暖的电热器具等电器越来越多地在古建筑内使用,火灾的隐患也随之增大。”

    笔者了解到,许多古城建筑正“坐在火堆上”。在古城内,多数普通绝缘电气线路不经穿管保护就直接敷设在古建筑的梁、柱、栏、壁板、楼板等处。线路以及配电设施陈旧老化、绝缘损坏,私拉乱接电线的现象司空见惯;很多古建筑避雷针由于锈蚀、损坏严重,基本失去了作用,保护措施形同虚设。

    消防道路不畅、水源不足是古城、古村消防安全的另一大隐患。一旦火灾发生,它们往往成为救火过程中的致命障碍。据了解,独克宗古城火灾造成严重损失的重要原因是古城内部道路狭窄,大型辆无法进入受灾核心区,再加上取水点较远,造成消防设施水压不足,给扑救工作带来极大困难。而在凤凰、洪江等古城,无不由于旅游开发过度导致商铺、住户交织,房子密密麻麻,街巷又窄又绕....。。正是在这样的现实困境之中,风险与消防之间的强烈反差令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 “两难”困境,如何突围

    明知隐患,却无防范;早有预见,却无准备,这几乎成为古城火灾一再发生的共同肇因。古城的消防安全谁该负责?消防、文物、城建、市政等部门都承担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,却又都有莫衷一是的苦衷。

    早在1984年,文化部、公安部共同发布了《古建筑消防管理规则》,时隔30年后,消防技术与当时相比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,但针对历史文化街区木结构建筑群的消防至今仍按照当时的标准。由于没有与时俱进的古建筑消防标准可以遵循,在历史街区里,消防和保护成为一对几乎无法解决的矛盾:一些历史街区的消防材料、耐火等级、防火分区、消防通道等往往无法设防。“现在所有历史街区的木结构建筑的消防设施均不达标,不查则已,一查问题频出。”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朱亚光担忧地说。同时,他特别强调,不能因为现行的消防标准不达标,就强行给具有历史价值的木结构建筑“动手术”。

    笔者了解到,消防人员对于木结构建筑的灭火也缺乏具体的应对措施,而且火灾发生后,各部门无法有效协调,每个系统都强调本系统的法规,错过了灭火的最佳时期。

很多城市相关部门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问题,北京市和江苏省苏州市分别制定了《北京市古建筑消防管理规定》和《苏州的木构古建筑消防规定》,对木结构建筑的防火采取相应措施。

    法规固然重要,落实法规特别是提高人们的古建筑消防意识则更为重要。据了解,古人对古建筑的防火非常重视。南宋时,为了防火,杭州采取打更人夜里巡逻防火值班制度,还开凿了大量的水井作为消防水源。明朝嘉靖年间的徽州,房子密集,多次发生火灾,时任太守观察后发现,受灾面积小、损失少的屋檐都用砖头包了起来,于是他推广这一方法并起名风火山墙。近代苏州和无锡的历史街区都有民间消防队。遗憾的是,这些民间的防火措施在社会急剧转型过程中渐渐瓦解了。

    “现在古城街区都被商业化了,商家对原来居民房子的态度不一样,有的古房屋改造成了旅馆,或店铺,为了短期的利益,很多人都将消防安全置之脑后。”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刘临安说。

    社会管理缺失严重是消防工作又一隐忧。相关专家表示,人防、技防,心不在都白忙,出现火灾了,消防安全就成了第一要务,各相关部门都会加大力度、消防安全隐患排查密度,大家都绷紧安全的神经,加派人手,购置,修建消防设施……一时间,各种措施齐上马。风声过去了,很多时候规制度和相关措施就又成了“墙上挂挂”的摆设。

    因地制宜,积极应对

    对于历史街区内古建筑的防火,朱亚光认为,必须要专门制定适用于历史街区的消防规范,不能因为是历史街区,就拒绝消防标准。当然,也不能将现代设施强行安置在历史街区的古建筑上,消防规范与古建筑的现实状况必须二者兼顾。他建议,各地历史街区因街道宽度、材料、习俗、气候等不同,制定消防标准时要充分考虑到地方的特点,因地制宜。要标本兼治,统筹全局,立足于防灾体系的大环境中。

    刘临安告诉笔者:“日本京都的巷子很窄,同样消防不达标,但每个历史街区都有明确的消防负责人。在台湾一些古代木结构建筑达不到消防规范,他们就因地制宜地搞消防演习,拿到演习的资格证,才能住到古建筑里。”他提出,要通过立法,强制要求任何人不能私自堵塞和占用安全通道。各家各户多少要花一些钱,用于提高木结构建筑的耐火能力,并加强古城、古村消防设施建设,并研究开发小型消防车。

    一些基层消防指战员认为,地方政府应与消防部门配合,针对古城古寨的消防水源需求,为每家每户配备储水“太平缸”,并在历史街区设置高位蓄水池,进行消防水源储备。如果附近有小溪河,还可配备手抬机动泵。